我的位置:首页 > 法学文苑 >
选择善良
时间:2021-10-13
  |  
编辑:唐奕
  |  
来源:重庆法治报
  |  
阅读:

 ◎ 郑亚琴

  我的妈妈是典型的家庭妇女,勤俭持家、任劳任怨,印象中,妈妈从没跟人红过脸,她总是笑脸待人。妈妈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:“凡事不要太计较,问心无愧就好。”事实上,她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记得小时候,每次陪妈妈上街买菜,看到提着篓子卖青菜的大爷大妈,妈妈总会去买点儿,而且从不讲价。我很好奇,问妈妈旁边市场的菜不是更多更新鲜吗?她笑笑说,“这些大爷大妈辛辛苦苦种点菜不容易,还要挑这么远来卖,早点卖完他们就可以早一点回家,既然可以选择帮帮人家,何乐而不为呢?”在我幼小的心田上,就这样被种下了善良的种子,妈妈用她的言传身教,默默影响着我,是她让我懂得,善良是可以选择的。

  渐渐地我长大成人,也成了母亲。一次接儿子回家,上电梯后,儿子按了22楼,电梯刚要关门,一位外卖小哥冲进来按了32层,不停地翻看手机,皱着眉头。看着他满头大汗,我默默将22层的指示灯熄灭了,待外卖小哥下电梯后,我又重新按了22楼。儿子满脸疑惑,我摸摸他的头,说:“你看刚刚那个外卖叔叔急急忙忙跑进来,说明他很赶时间,外卖送晚了是会扣工资的,他辛辛苦苦一天也许就白干了。既然可以选择帮帮他,何乐而不为呢?”儿子不解地说:“妈妈,你忘了,我们也赶时间吗?我的网课估计都开始了。”我告诉儿子,是的,当帮助别人与自我利益产生冲突时,你或许会选择善良,也或许会选择自我利益,做出这两种选择都没错,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。善良是妈妈的选择,你也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。
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儿子还在思考这个问题,妈妈,选择善良的人会不会很吃亏呀?于是,我给他讲了关于“死亡之海”的故事。撒哈拉沙漠又被称为“死亡之海”,进入沙漠的人都有去无回,直到1814年,一支考古队第一次打破了这个死亡魔咒。当时,荒漠中随处可见逝者的骸骨,队长总让大家停下来,选择高地挖坑,把骸骨掩埋起来,还用树枝或石块为他们树个简易的墓碑。但沙漠中骸骨实在太多,掩埋工作占用了大量时间。队员们抱怨:“我们是来考古的,不是来替死人收尸的。”队长很固执,说:“每一堆白骨,都曾是我们的同行,怎能忍心让他们陈尸荒野呢?”一个星期后,考古队在沙漠中发现了许多古人遗迹和足以震惊世界的文物。当他们离开时,突然刮起风暴,几天几夜不见天日。接着,指南针都失灵了,考古队完全迷失方向,食物和淡水开始匮乏,他们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从前那些同行没能走出来。危难之时,队长说:“不要绝望,我们来时在路上留下了路标!”他们沿着来时一路掩埋骸骨树起的墓碑,最终走出了死亡之海。我告诉儿子,在沙漠中选择善良,是为自己留下的路标,让我们找到回家的路;在人生道路上选择善良,是心灵的指南针,让我们永远不迷失方向。选择善良,是想无愧于自己的良心,善良带给我们的收获绝不是物质和金钱能衡量的!

  作为一名检察干警,我深深地感到,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。从善当然不易,可能牺牲自我利益,就像登山,且苦且累且艰难,但是坚持到最后,总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美丽风景。正如在地震中,用双臂拼命护住学生的老师;在疫情中,冒着生命危险驰援武汉的医护者;在暴雨中,不顾安危联手营救遭洪流围困女子的民众……他们用逆行使绝境逢生,让生命绽放。然而,从恶却很容易,就像跳崖,坠落的失重会带来快感,会让人找到迷失的乐趣。就像那些案卷中的贪官,选择不被约束的权力,选择萎靡奢华的生活,选择无穷无尽的欲望,可最终面对的也将会是无边无际的悔恨。

  我希望儿子能理解外婆的选择,妈妈的选择,理解那些善良的人们的选择,即使自己身处泥泞,也要把希望留给更需要的人,即使自己深陷黑暗,也努力向世界释放微光。这束光,是人与人之间弥足宝贵的情感互动;这束光,是帮助他人、温暖世界的血脉传承;这束光,是社会发展所需要的源源不断的正能量。

  有一天,儿子也会做出他的选择,我相信,一定也会是善良。

  (作者单位:重庆市检察院)